三分瘾看点十足精品

小说《三分瘾看点十足精品》,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周庭柯释东,文章原创作者为“周庭柯”,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名字是《三分瘾看点十足》的是作家阿斯巴酸的作品,讲述主角白音洛周庭柯的精彩故事,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三分瘾看点十足》第30章免费试读“所以白经理的意思是,只要我付你足够的报酬,你就愿意让前婆婆接受林杳杳?”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周庭柯说这话的时候,声调提了两个分贝我实话实说:“得看周总给多少了”钱给够的话,自尊什么的其实也不重要听筒里传来一声轻笑:“白音洛,你...

免费试读

名字是《三分瘾看点十足》的是作家阿斯巴酸的作品,讲述主角白音洛周庭柯的精彩故事,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三分瘾看点十足》免费试读“所以白经理的意思是,只要我付你足够的报酬,你就愿意让前婆婆接受林杳杳?”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周庭柯说这话的时候,声调提了两个分贝。
我实话实说:“得看周总给多少了。”
钱给够的话,自尊什么的其实也不重要。
听筒里传来一声轻笑:“白音洛,你最好说到做到。”
他大概在怀疑合作伙伴的忠诚度。
我思索几秒后,舔着脸问:“那周总打算给多少?”电话那头突然没声了。
我以为是断了线,可扫了一眼手机屏幕,还在接通中。
我估计资本家正在计算着亏盈,也没急,反而更淡定了。
好一会,我听见周庭柯说:“你要是能让周家接受林杳杳,我一定给你包个大红包。”
“多大,能在京港买一套房吗?”周庭柯大概没想到放弃羞耻线的我脸皮可以这么厚,迟疑了几秒钟后回应道:“行,就一套房。”
他说完便掐断了线。
我吁了口气。
有些后悔方才没跟周庭柯谈定金的事。
许是那么几年的相处让我跟他还有些默契,片刻后,我居然收到了五万块的转账。
“定金。”
我反手就将钱转给了姑姑。
彼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没过两分钟,姑姑就来了电话。
“洛洛,你怎么突然打了这么多钱?”我含糊其辞:“谈了笔生意。”
“那你不能都转给我们啊,”姑姑声音里带着疲倦,“囡囡最近状况好了许多,很少犯病了,你自己得留点钱傍身。”
囡囡有哮喘,秋冬天的时候会频繁犯病,去年有那么一两次差点没缓过来,姑姑这么说,无非就是为了宽慰我。
多存点钱总是没坏处的。
强压住心口的酸涩,我借口找了个理由挂了电话。
周六,我如常加班,没想到释东突然过来了。
他合上我的笔记本,盯着我的手腕瞧。
我不自然的看着他,问:“班委是有事吗?”“手腕受伤了还这么拼,留下病根怎么办?”我微微舒了口气,说:“不过是擦伤,无妨。”
释东欲言又止。
我估计他有事,于是停下工作,问:“出什么事了?”释东挠挠头,用着试探的语气说:“明晚有个晚宴,需要带女伴出席,你有时间吗?”我还没回应,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是吴凌发来的信息。
“释教授人到了吧?”显然,我手腕受伤的八卦是吴凌透露给释东的。
也不知道两人有没有聊到明晚的宴会。
我反而找不到合适的托词了。
释东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善解人意道:“要是没时间,就下次吧。”
我有些于心不忍,问:“需要注意些什么吗?”“啊?”“比如,穿着,礼品之类的。”
释东眉开眼笑道:“不用,你人到就行了。”
他说是这么说,但我也不能太随便,京港的豪门圈我早有耳闻,稍不注意出了纰漏,丢的是他释教授的脸面。
思来想去,我拿出老裁缝店里的旗袍,搭配一条同色的羊绒披肩,出发了。
地点在维也纳酒庄。
进门后,释东第一时间迎上来,一双丹凤眼满是惊艳。
“不合适吗?”释东声音低沉:“没……是太惊艳了。”
吴凌也曾夸我是冷系美人。
不过徒有其表而已。
“难怪释教授一直心不在焉,原来是跟佳人有约啊。”
两位公子哥过来打招呼。
释东三言两语挡了过去,领着我往电梯口,与此同时,相反的方向,周庭柯也领着林杳杳走了过来。
我们在电梯口撞见了。
林杳杳身着一条如意粉的蕾丝边旗袍,一副甜系美女的装扮。
“释教授,音洛姐,这么巧。”
她主动跟我们打招呼。
释东看向周庭柯,和声道:“带林小姐参加周叔的生日宴?”周庭柯不答反问:“释家今晚也有聚会?”“是,堂姐宝宝百天。”
周庭柯微微颔首,没再多言。
两场宴会都在三楼,一东一西,下电梯后,我们各奔目的地。
方家这边的亲戚们比我想象中谦虚有礼,除了几句简单的问候外,谈话也是点到即止。
释东的堂兄释志除外。
“白小姐气质出众,家中二老想必也是细心呵护。”
拐弯抹角打听我家世来了。
我见怪不怪,借口去了洗手间。
怎么说呢,跟着吴凌找投资方这么久,我也渐渐明白,想混上流圈,学历和能力不过是块微不足道的敲门砖,背景才是重中之重。
在那群上位者眼中,你只要稍微提那么一两句,什么身价,几斤几两,人家都给你标的好好的。
残忍又现实。
我已经习惯了。
整理好情绪,我默默地出了洗手间,恍惚间觉得有一束目光朝我看来。
抬眸望过去时,周庭柯正靠在墙角,盯着我。
眼神挺不客气的,甚至带着一丝侵略。
我匆匆收回视线,刚往前走两步,一道阴影突然覆过来,挡住了我的去路。
是周庭柯。
距离近了,我才发现他瞳孔涣散,双眼朦胧又迷蒙。
“用我送的旗袍讨好释东,”他声线幽冷,语调里裹着一层冰,“白音洛,你还真做得出来。”
大庭广众之下,周庭柯就这样把我拦在了休息室前。
不讲道理的。
我定了定神,耐心解释道:“周总,你也知道是送的,这送出去的东西,要怎么用,好像没必要跟您汇报吧?”堂堂荣域集团的总裁,心怎么比针眼还小。
“故意的?”轻嗤声压在耳边,我莫名的有点儿不高兴,抬眸看向周庭柯,说:“就算是,周总还能把旗袍要回去不成?”不就是耍赖吗?谁不会。
周庭柯拧眉,理直气壮道:“我还就要了。”
明显是喝多了。
我不想跟他一般见识,叹了口气,说:“实在不行,我买了就是。”
说完我绕开他,刚走一步,手腕一紧,整个人被周庭柯扯进了休息室。
我有点慌,急忙去拉把手,却被周庭柯抵在了门上。
热门小说《三分瘾》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三分瘾看点十足精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