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路横行创作编写

《官路横行创作编写》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周翊吕文辉,讲述了​但马上他就变得人间清醒了。因为周翊将一舀子凉水浇在了他的脸上。“说说吧,冯伟与杨克明现在在哪里?”周翊吸了口烟,仿佛闲话家常一般地问道。吕文辉背倚着水缸,一双充满戾气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年轻警察...

官路横行创作编写 在线试读

推荐精彩《官路横行创作编写》本文讲述了周翊简书月的爱情故事,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给各位推荐内容节选:...《官路横行创作编写》免费试读在短短几秒钟内,周翊先是反手一巴掌抽飞了扑过来的钱秀芳,紧接着上前一脚飞踹,将刚刚蹦出水缸的吕文辉踹翻在地。
吕文辉一手捂着小腹,挣扎着想要爬起。
但年轻警察根本不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冲上来就是一顿狂风暴雨般的骑脸输出。
闻声赶来的孟宏伟与邹强,一进门就看见周翊在打逃犯。
而就在两人发怔的功夫,恶名远扬、背负八条人命、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的凶犯吕文辉,被一记正义的铁拳重重击中面门,满脸是血地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周翊掏出手铐,弯下腰咔咔两下,将凶犯的双手铐了个结实。
然后转身指了指瘫坐在地仿佛傻了一样的钱秀芳,向孟宏伟与邹强两人嘱咐道:“帮我看住他们,我打个电话。”
“好的,好的!”回过神来的孟宏伟与邹强连连点头,望向年轻警察的眼神中充满着无比的惊讶与敬佩。
当张立平接到周翊打来的电话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立刻沉声叮嘱道:“你就在那里不要走动,我马上带人过去!还有,立刻审问吕文辉,想办法从吕文辉嘴里套出冯伟与杨克明的下落!”对于所长大人的命令,周翊当然要不折不扣地执行。
他点起一根事后烟,舒舒服服地抽了两口,然后转身回到厨房,示意孟宏传与邹强两人将钱秀芳押出去,他要单独对吕文辉进行审问。
吕文辉从昏迷中悠悠转醒,下意识地晃了晃脑袋,心中油然生出一种‘我是谁?我在哪?’的迷茫。
但马上他就变得人间清醒了。
因为周翊将一舀子凉水浇在了他的脸上。
“说说吧,冯伟与杨克明现在在哪里?”周翊吸了口烟,仿佛闲话家常一般地问道。
吕文辉背倚着水缸,一双充满戾气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年轻警察。
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轻易被抓。
是钱秀芳出卖了他?还是哪里露出了破绽?更让他万分窝火的是,这个年轻警察不讲武德,上来直接搞偷袭。
自己空有一身武艺,最后却连掏刀子的机会都没有。
他不服!想到这里,吕文辉咧嘴一笑,用戏谑的语气挑衅道:“我看你挺牛的,有能耐自己猜啊。”
周翊微笑点了点头,似乎很赞同对方的话,然后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猜,你把他们两个都杀了,尸体绑上石头扔进了村东头的泡子里。”
吕文辉瞬间目瞪口呆,看周翊的眼神就像见了鬼一样。
没错,对方说的一点都没错。
但是,可但是,对方为什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这,这不科学啊!周翊掏出手机,再次拨通了张立平的电话。
“报告所长,吕文辉已经招了……”吕文辉骤然清醒过来,发了疯似的扭动身体大叫道:“我什么都没……”那个‘说’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周翊狠狠一脚踹中面门,又一次昏死过去。
“没事没事,刚才那家伙不老实,我又给了他两脚。
对对对,是吕文辉亲口招供的,就朝阳村东头玉米地旁边的大泡子,所长你们快点儿过来啊。”
周翊收起电话,冷冷地看了地上的吕文辉一眼。
有人不禁要问,他敢于单枪匹马面对凶犯,凭的是什么?其实就凭三样东西。
一是重生之后的先知先觉。
二是重生之前练就的搏击本领。
三是此时正值巅峰状态的身体素质。
总结起来一句话,凭的就是凶犯不知道他周翊的厉害!……六月五日下午四时五十三分。
距离清查抓捕行动结束时间,仅剩七分钟。
包括局长赵跃在内,清查抓捕行动指挥中心的各位成员已经做好了躺平任嘲的心理准备。
省公安厅督导组组长、副厅长刘明暗暗叹了口气,安平市上下为此次行动付出的努力,他完全看在眼里。
但,失败就是失败。
无论在什么时候,结果的重要性,都要大于过程。
“各位……”刘副厅长正要说上两句宽慰勉励的话,却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而距离专线电话最近的常务副局长杜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手将电话接了起来。
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如聚光灯一般刷刷刷地照在了杜副局长的脸上。
“好,好,好!”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声音,杜副局长不禁心花怒放,欣喜若狂,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随后他一手掩住话筒,喜笑颜开地向赵跃说道:“东吉县局雷鸣向指挥中心汇报,逃犯吕文辉已于清河乡朝阳村落网。
还有,经清河派出所民警当场审问,吕文辉已经供认杀死其两名同伙的犯罪事实!”啪啪啪……短暂的静默之后,会议室里忽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什么叫惊喜?所有人此刻的真实反应,生动地诠释了‘惊喜’这两个字的含义。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持续两天零九个小时的清查抓捕行动,最终还是以胜利宣告结束。
“对了,那个抓获逃犯的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散会的前一刻,刘副厅长似乎很感兴趣地问了一句。
“他叫周翊!”副局长杜江连忙回道。
“不错,不错。”
刘副厅长笑咪咪地点头,看得出来心情极佳。
赵局长也是笑容满面,心里却有不同的看法。
那怎么能叫不错呢,那叫相当不错,非常不错,特别不错!……当周翊返回乡派出所,已是晚上九点。
洗漱之后,躺在值班室床上的他,翻来覆去睡不着。
凶犯吕文辉,还有钱秀芳已被县局刑侦大队押送市里,另两名逃犯冯伟、杨克明的尸体也从泡子里打捞出来。
做为一名小小的治安民警,以上工作都不需要他参与。
他只管耐心等待着,等待着那份只属于他的荣誉,从而获得打开升迁之门的第一把钥匙。
上一世,他在清河乡整整呆了五年,最后还是通过老领导张立平的运作,才被调回县局法制大队。
所谓一步慢,步步慢。
何况他还属于无钱无权无势的三无人员。
同期考入县公安局的同事们,早就升到副科,甚至是正科了。
你说气不气?上辈子他没得选,现在他只想做个人上人。
因为他重生了,也变强了。
他要扼住命运的喉咙,他要抓住机会的尾巴,他要张开……铃铃铃铃……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周翊的思考。
有些不爽地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不禁就是一怔。
李倩!他的女友,不对,应该是前女友。
几乎不假思索地,周翊直接按下了挂断键。
为啥不接电话?因为接了太尴尬。
既然已经分手了,那又何必打电话?他不会挽留,她也不会回头,所以,一别两宽,互不打扰,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周翊早已下定决心,不再谈感情,专心搞仕途。
女人,只会影响他拔剑的速度!热门小说《官路横行》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官路横行创作编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