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被囚禁野美人畅读夏日鸣婵》是作者“姜鸢”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姜鸢裴璟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阿鸢,莫不是府中有什么人给了你难堪?”这个念头,是裴璟思考后得出的最大的可能。他自问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得他如此温柔小意对待的女子,自己早时还承诺了护她一世安稳富贵。她这样毫无征兆地离开,一定是他走后,府里某些不长眼的家伙伺候不周,让她受了委屈,才一时负气出走。裴璟说着,越发坚定了这种想法的可能...

穿越被囚禁野美人畅读夏日鸣婵

在线试读

《穿越:被囚禁的野美人畅读》免费阅读!这本书是夏日鸣婵创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讲姜鸢裴璟的故事。
讲述了:...《穿越:被囚禁的野美人畅读》免费试读思及此,姜鸢正要启唇,他却率先抚上她细凉的手,微蓝眼眸深锁在她身上。
“阿鸢,莫不是府中有什么人给了你难堪?”这个念头,是裴璟思考后得出的最大的可能。
他自问这么多年来,她是第一个得他如此温柔小意对待的女子,自己早时还承诺了护她一世安稳富贵。
她这样毫无征兆地离开,一定是他走后,府里某些不长眼的家伙伺候不周,让她受了委屈,才一时负气出走。
裴璟说着,越发坚定了这种想法的可能性,还温声补充道:“有我在,你莫要担心,只管说便是。”
姜鸢虽疑惑他为何会将话绕到这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话题上,但秉着不想连累他人的想法还是如实摇头否认:“没有。”
“府中人都待我很好,伺候得也很周到。”
裴璟心里一沉,追问:“那你为何要走?”原来,他竟以为是旁人将她逼走的……姜鸢不禁苦笑。
这便是他们观念的差异之处。
在他心里,予她妾室的名分已是无上的恩赐了。
因而他全然无法理解她的伤心与愤怒。
姜鸢越发觉得自己过去可笑,闭了闭眼,按捺下那些纷杂苦闷的心绪,方睁眼看向与她相对的裴璟。
“不关旁人的事情。”
“是我自己决意要走。”
姜鸢垂着睫,不顾裴璟逐渐沉下的面色,自顾自道:“就如书信中所说的,我思来想去,觉得我们俩各方面的差异都太大了……”“从今以后,还是各自安好罢。”
裴璟不受控制地捏紧她的肩:“阿鸢,你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差异?””我们先前,明明一直都很好。”
他声量提高:“难不成你都忘了吗?”平白被人闯进家中、好不容易才将被捏痛的肩膀从他掌中挣扎出来的姜鸢也带了怒气,直接仰目望他——“我不做你的妾室!”她像是冲破了什么禁制一般,眼眸清亮如刃,隐隐折射出其不肯折服的傲骨。
“我不愿意做任何人的妾室,更不愿意同人分享我的夫君。”
“我知道,在所有人眼里,我能够成为你的妾室,都是天大的福气。”
“我也知道,于你们而言,男子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姜鸢长舒一口气,语气带了不可移转的决绝:“可我就是不愿意,也无法接受。”
她懒得浪费口舌,和裴璟这个古人讨论什么人权和男女平等。
索性便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无法接受这世间习以为常的规则的异类怪人。
果不其然,听完她的话,裴璟皱起眉:“你可知,你的这番话是多么惊世骇俗?”她不仅拒了自己给予的锦绣富贵,竟然还无法接受对这亘古流传下来的男子娶妻纳妾?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姜鸢眸光坚定,毫不闪躲:“我知道。”
“但我无法改变。”
她也不想改。
逼仄的屋子内陷入了长久的静寂。
良久,才听得姜鸢逐渐平缓的声音响起,回荡在屋中。
“殿下,我知道你与郡主的婚事乃先皇赐下,推诿不得。”
“我也从未想过要为难你。”
“想来,真的是我们俩之间的缘分尽了。”
裴璟脸上闪过怔忡与惊痛,不断摇头,不愿意接受她所说的“缘分已尽”四个字:“不,不会的……”他字字艰难,眼圈浮起一层氤红:“阿鸢,我们之间明明有那么多美好回忆,难不成你都忘了吗?”“我没忘。”
姜鸢低敛着长睫,摇晃的烛光打在她细白的面颊上,衬得她温婉明净极了。
可这样温柔的模样,说出的话却生生断了裴璟心中的希冀——“可那些,并不能改变什么。”
她掀起眼帘,望向裴璟真挚劝道:“伯谨,我们都还年轻,你今后也会娶妻生子,和和美美……”“只是如今放下觉得困难,待时日一久,你总会释然的。”
裴璟渐渐松开了压在她肩颈上的手,眼瞳中的光却逐渐熄灭,一片沉寂。
他轻扯了唇角,勾出讽刺的冰冷弧度,亲手将往日里在姜鸢面前精心伪装的温和假面撕了口子,自顾自地低声道:“说到底,还是你对我的感情不够深罢了。”
否则,如何能这般轻描淡写地慰劝他放下?姜鸢看着此时面色沉冷,周身散发着令人发怵气息的裴璟,压抑已久的恼怒与不耐一同涌上心头。
她一再好言相劝,裴璟却苦苦相逼……她转过身,背对着他,直截了当地平声冷语道:“是又如何?”她对他的感情确实不足以让她放弃自己的观念与坚持。
爱人先爱己,她得先是自己,才能去爱别人。
裴璟的面上如罩寒霜,幽眸紧锁着面前这道纤细清弱的背影,手背上的青筋突显出来。
守在门口的方公公敏锐地察觉到凝滞窒息的气氛,低垂的眼睑不受控制地颤个不停。
“好了,阿鸢。”
良久,裴璟终又是绽出笑容,轻将她的身子扳正,低声轻哄:“这些日子我刚回府上,平日里处理军中堆积事务,是忙了些……”“你若不高兴,我每日多抽出些时间陪你便是了,何故这样耍小性子呢?”耍小性子?姜鸢有一瞬间想要冷笑,到底是控制住了。
事到如今,他竟还以为她方才的那些话都是赌气?姜鸢气怒更甚,使力推开他:“我没有赌气——”她未尽的话语消弭于裴璟突发的举动。
裴璟眼见她推拒,竟直接揽过她的肩,以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道将她朝外面带去:“好了,我们回府再说。”
姜鸢挣扎着开口:“我不回去……”他身上的气息以及自己肩颈处的迫人力道无一不令姜鸢不适,她愈发激烈地挣扎起来,重重地拍在他揽着自己的手背上。
裴璟目光垂在被她毫不留情打落的手上,缓缓抬眼,眸中的温度一点点退散:“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当真不愿意跟我回去?”见他态度虽冷,可面上已不复先前的偏执可怕,姜鸢心口微松,回道“是,我不愿。”
“还请殿下成全。”
裴璟眼瞳久久凝睇着她,低声重复:“成全……”一个轻诡的微笑忽然在他薄唇边绽放:“好!”姜鸢还来不及喜悦,他紧随其后的举措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悚然一惊。
裴璟抽出腰间佩剑,大步流星地朝外走去,周身散发的浓烈杀意令人胆战心惊。
而他口中的话更是让姜鸢心神俱震——“来人,给我把这村里的人都绑了带走!”姜鸢面色煞白,快步上前拦住他:“你这是为何?”“他们犯了什么事,需要这般?”裴璟目光冷凝:“我怀疑这村子里的人与蛮夷叛贼有勾结,带回去审理有何不妥?”姜鸢急道:“胡说!这村里的人都是大梁子民,一直以来都安泰度日,怎么可能与叛贼有关?”裴璟的视线从她因着急辩解而泛红的眼圈上掠过,淡淡开口:“正是因为不确定,才要全部带回去细细盘问。”
不确定……姜鸢看着裴璟,蓦然明白了。
她贝齿发颤,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你……你是想以此来要挟我?”他面色冷峻无情,抬步向外,冷喝门外怔愣的黑兵甲士:”都耳聋了吗?”“还不快去!”士兵们忙不迭应声而去,姜鸢扶着门框,惊骇地看着他们整列而出,提着兵戟朝村内进发。
姜鸢在这里居住已有两年,村中人心淳朴,她起初负伤卧床之时,还有热心友邻时常送些热汤吃食给她……她如何能眼睁睁地看着昔日帮她诸多的村民承受牢狱之灾?眼见一行人便要打破深浓夜色的安宁静谧,姜鸢终是冲向了院中,泪流满面地拽着裴璟衣袍:“我愿意、我愿意同你回去!”“快叫他们住手啊!”情绪起伏过大,一股钻心之痛突袭心口,她面色煞白,眼前一黑地晕了过去。
而在她即将委地的瞬间,一双孔武有力的臂膀将她打横抱入怀中,与此同时,一道清晰可闻的声音传入耳畔——“收兵,回府!”姜鸢再没了意识,沉沉睡去。
热门小说《穿越:被囚禁的野美人》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穿越被囚禁野美人畅读夏日鸣婵》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