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沬解霖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陈沬解霖》,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解霖,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解霖陈沬。简要概述:瞧瞧,现在走路那小模样,都带风!“阿紫,咱们去周河街那边呗,听说那边有家秀丽发廊做发型特别有名,我要烫个小卷,香港明星那种......”两人挽着手出街,又引来大院邻里的频频注视。一个个的眼神十分不善,只是陈沬不在乎,夏虹君傻,压根没看出来。两人到门口时,恰好一辆军车停在了眼前。“嫂子?”车后座玻璃降...

免费试读

虐心《陈沬解霖免费》是作者解霖陈沬进行精心细腻的描绘一篇佳作,情节起伏跌宕,令人遐想。
主要内容简介:...《陈沬解霖免费》免费试读“你穿这款式不合适,改天给你做个别的。”
“你给我设计个?”“行行行,等我有空了。”
夏虹君笑得酒窝深深的,很是可爱。
“你怎么那么早来了?”“明天不是去那两人的酒席吗?我今晚住你这,衣服我都带来了。”
夏虹君指了指自己的背包。
陈沬:“......”幸好解霖走了,要不然不得出事?见陈沬吃得差不多了,夏虹君就鼓捣她去做个头发去,“我想去烫个头发,你觉得怎么样?”做头发?陈沬听着也新鲜,“行,那就去瞧瞧。”
等两人收拾好出门,已经8点半了。
夏虹君也是爱打扮的人,只是她的搭配给陈沬一种土洋土洋的感觉...给她稍微一调整,裙子摆稍微一改。
小姑娘顿时让人眼前一亮,视觉感棒极了。
瞧瞧,现在走路那小模样,都带风!“阿紫,咱们去周河街那边呗,听说那边有家秀丽发廊做发型特别有名,我要烫个小卷,香港明星那种......”两人挽着手出街,又引来大院邻里的频频注视。
一个个的眼神十分不善,只是陈沬不在乎,夏虹君傻,压根没看出来。
两人到门口时,恰好一辆军车停在了眼前。
“嫂子?”车后座玻璃降下,露出了萧祥远还有些苍白的脸。
“小远?你这是出院了?”车上下来一个年长些的男人,陈沬没见过,他身上的气势很强,看着也是位军官。
“指导员,这是解霖家媳妇。”
指导员打量了陈沬一眼,眼神冷峻,冲她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指导员?陈沬向来不是爱贴人冷屁股的,可这是解霖的顶头上司呢,不敢得罪了,也就客套地打了个招呼。
“嫂子,队里给我安排了单独的房子,就在你们隔壁。”
“这感情好,那我一会回去帮你一起收拾收拾。”
听到这消息,陈沬倒是真挺开心,萧祥远性子温和,嘴又甜,这要做邻居,比别人强。
萧祥远被指导员扶着下车。
陈沬明显感觉到夏虹君的手紧了紧,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正低着头,脸红的厉害。
陈沬又看了看萧祥远...近190cm的大高个,五官比解霖秀气些,长得白白净净的,虽然是出院了,可中的几枪可没那么快好,人还很虚弱。
莫名有一股矛盾的病态美?“不用,我战友昨天替我收拾过了。”
萧祥远客气地回绝着。
指导员见两人还在拉家常,出声打断了,“先进去吧。”
陈沬是最会看眼色的,她明显感受到了这人对自己不喜,但她还是极有素养地让了路,“等嫂子晚点给你做吃的送过去。”
萧祥远笑得开心,他这段时间可是被陈沬把嘴巴养刁了,队里给分配房子的时候,他就想着住解霖家附近好,时不时蹭顿饭都好。
“好,谢谢嫂子了,到时候我给伙食费。”
陈沬随意地摆摆手。
他们进大院,她也挽着夏虹君去路边等公交车去了。
“紫,那是谁啊?”陈沬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怎么称呼都粘腻起来了?“哪个?”“就那个高的。”
“哦~他啊~”夏虹君见四下没人,在陈沬胳膊上拧了一下,“哎呀!”陈沬做投降状,“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夏虹君眼睛亮亮的,眸底闪动着感兴趣的神色。
“萧祥远,是解霖的战友,前段时间出任务受伤了,都是解霖看顾的,我就给他们送送饭,还算熟悉。”
陈沬简言意赅地介绍着,公交车也来了。
这时代还没有公交站点,挥挥手,小公交就能停在跟前,做趟车,几毛钱。
夏虹君对萧祥远有些意思,在自己好闺蜜面前也不害臊,问动问西的。
陈沬没隐瞒,把自己知道的简单说了说,“对了,他有个姐姐,可怜的很......”夏虹君是个泼辣性子,平时在家里又是被娇宠惯得,自然无法感同身受,反而听得一肚子气,“都被打成那样了,还不离婚?等着***吗?”“不知道,总之看着很闹心。”
车在路过周山街尾的时候就颠簸得厉害。
连售票员都被颠得有些受不了,抱怨声不断,“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间挖成这个鬼样子,这还怎么走了!”夏虹君跟着点头,“这街尾还好些,大街那边全被挖开了,好大一段路都走不了。”
路被挖开了?周山路?陈沬脑海里忽然闪过书中一段剧情...顾叶琛和李倩倩结婚当日,因道路维修,酒店采购的新鲜草鱼没及时送来,闹得两家都很不开心。
这年代办喜事就少不得鱼,尤其是新婚的酒席,图的就是多子多福,年年有余。
出神了一瞬,一个念头闪过。
“君君,你晓得啥地方有批发鱼的不?”“啥?批发鱼?”陈沬话题跳跃太快,夏虹君有些不明所以。
“你嫂子家好像是在前街菜市场做生意的?”夏虹君点点头,“我嫂子家是卖调味料的,可不是卖鱼的。”
“能不能麻烦你嫂子问问?”结果就是两人转移了阵地,在前街那块下了车。
夏虹君满肚子不服气,可也不敢反抗,只能带着陈沬往大嫂娘家人的生意铺子走去。
夏家条件好,夏家大哥在糖厂工作,正经的副厂长级人物。
夏虹君一来,夏大嫂娘家人都很是客气,“君君你咋来了?”调料店里站着两位五六十岁的夫妻,是夏大嫂的父母。
夏虹君说明来意,两人听得也是一愣,“批发鱼的?你们想要什么鱼?”陈沬想了想,抬起2根手指,“要200条大草鱼。”
夏家老两口见她是真要,就让夏虹君带着陈沬进里间坐着,忙跑去打听。
过了好一会,一位老大叔被带了过来。
老大叔身上穿着皮围裙,上边还有水渍,身上的鱼腥味也很重。
“小姑娘,你说你要定200条草鱼?”陈沬也不废话,“是的,叔,明个一大早就要,你这有货不?”“要的那么急?”“是,摆酒席用,急的很。”
“酒席用,那得5-6斤的鱼。”
“嗯,要的。”
老大叔也没问她,连鱼这么重要的菜都那么临时定?“有是有,你这要的那么急,可能价格就没法便宜...”“您说个价。”
老大叔看了眼夏大嫂的父母,有些不好意思,“这太临时了,最少也得2块钱一斤。”
陈沬一合计,一条鱼5-6斤,那得2000多块钱。
“行,那就两块,但你们得送货上门。”
老大叔见陈沬这么爽快,顿时眉开眼笑,“那必须要,肯定新鲜给你送过去,保证一等一的好。”
陈沬特地追问了一句,“周山路那段可不能走了,您这送去好世纪酒店方便不?”老大叔一想酒店地址,立马应下,“方便,两个方向的,不碍事。”
“那行,出门没带钱,我先给叔付500定金成不?明个尾款见鱼再付。”
陈沬兜里只有500块钱,还是解霖给的。
老大叔爽快地应下,这单生意就算敲定了。
夏虹君眼中蓄着怒意,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直到走出菜市场,她都气鼓鼓的,连去做头发的好心情都没了。

小说《陈沬解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