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选集至尊神医林伊人徐文东》,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徐文东李振峰,也是实力派作者“徐文东”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她忍着委屈,不耐烦的说了句对不起。李振峰歉意的看向徐文东:“徐大夫,我这个女儿被宠坏了,性格有些刁钻,您别放在心上。”徐文东诚惶诚恐道:“李先生客气了,李小姐也是因为关心李老爷子才做出了之前的事情。”李振峰笑了笑,然后道:“今日你救了家父,是我李家的大恩人,以后若是有需要请随时开口...

选集至尊神医林伊人徐文东

选集至尊神医林伊人徐文东 阅读精彩章节

主角叫林伊人徐文东的是《选集都市至尊神医》,本的作者是徐文东最新写的,书中人物感情描写生动形象,主要讲述了:...《选集都市至尊神医》免费试读陈志远越想越生气,如果他没有把徐文东拱手送给丁瑶那个女人,那今天出尽风头的可就是他陈志远了啊!转念一想,陈志远心中升起强烈的怒意,恨不得将徐文东大卸八块。
虽然他将徐文东拱手送给了丁瑶,但这件事真的怪他吗?不不不!若非徐文东说跟着自己的爷爷在村子里学习了一些医术,他断然不会小瞧徐文东,甚至将徐文东送给丁瑶。
可事实证明,事情绝对不像徐文东说的那样简单,他爷爷绝对不可能是一位赤脚村医,要不然徐文东不可能有让人起死回生的能力。
“徐文东,今日这个梁子咱们结下了,走着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陈志远狠狠瞪了徐文东一眼,气急败坏的离开了急诊室。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他知道,徐文东今天救了李老爷子,必定会得到李振峰的重视。
他已经攀上了李家的高枝,如果他真的要动徐文东,必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毕竟李家可不是他这种小人物能够抗衡的。
与此同时,徐文东也被李振峰的秘书搀扶着进入了抢救室,李振峰见他脸上还有女儿踩的鞋印,当即道:“李妍,还不给徐医生赔礼道歉?”李妍轻哼一声,不以为然道:“一个小人物而已,有什么资格让我向他道歉?”“住口!”李振峰满脸冷漠:“你不要忘记,他是你爷爷的救命恩人,是我李家的恩人,你就用这傲慢的态度对待自家的救命恩人吗?”看到父亲发怒,李妍顿时紧张起来,眼中也浮现出委屈的目光,因为她长这么大,还从未被父亲这般训斥过。
更何况,今日的起因竟是因为一个外人。
她忍着委屈,不耐烦的说了句对不起。
李振峰歉意的看向徐文东:“徐大夫,我这个女儿被宠坏了,性格有些刁钻,您别放在心上。”
徐文东诚惶诚恐道:“李先生客气了,李小姐也是因为关心李老爷子才做出了之前的事情。”
李振峰笑了笑,然后道:“今日你救了家父,是我李家的大恩人,以后若是有需要请随时开口。”
说到这向着秘书使了个眼色,秘书当即取出李振峰的私人名片给了徐文东。
徐文东连忙道:“李先生,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名片您收回去吧。”
他救人只是为了救人,如果真的收了李振峰的名片,那岂不是变成了李妍口中的攀附李家?李振峰的脸顿时绿了:“我在清远工作多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的私人名片,你倒好,竟然拒绝了?”“你以为所有人都喜欢财富和权利?”李老爷子露出欣慰的目光:“不要用你狭隘的眼光污染了徐小友内心那片神圣之地。”
李振峰尴尬一笑,然后看向丁瑶:“丁大夫,你这个助手不错。”
丁瑶露出礼貌的笑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换做平时,以她的身份和地位,根本接触不到李振峰这个级别的大人物。
“李先生,李老爷子刚刚醒来,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徐文东开口道:“我们就不多打搅了,让大夫帮你们转进病房吧!”李振峰客气道:“那两位慢走。”
徐文东嗯了一声,虚弱的转过身,迈着有气无力的步伐走出了抢救室。
丁瑶紧跟其后,两人向着中医院走去,她看了眼徐文东,虽然对方的模样看上去略显稚嫩,但依旧难掩帅气的外表,尤其是那令人起死回生的医术,让她深感好奇。
“你是怎么做到的?”丁瑶随口问了一句。
徐文东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我自由跟在爷爷身边学习医术,虽然学的不多,但也擅长推拿按摩,我之前就是用推拿术将李老爷子体内的支架恢复到了原来的位置。”
丁瑶大吃一惊,她也懂得一些推拿按摩术,帮人做理疗康复还是绰绰有余的,但却无法像徐文东一样通过按摩移动病人体内的心脏支架。
这手段,她自愧不如。
“真没看出来,你竟然还有两把刷子!”丁瑶轻笑一声,不由得对徐文东刮目相看,随即又道:“你真不知道李振峰是谁吗?”徐文东忍不住道:“县高官?”丁瑶:“是的,他是咱们清远县一把手,而你,刚才却拒绝了他的好意。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趁机提出一些要求,他都会帮你实现?甚至让你直接走上人生巅峰?”徐文东尴尬的笑了笑:“或许会吧,但那样会违背我的医德。”
丁瑶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叹一声:“希望你能捍卫自己的医德。”
“我会的···”徐文东身影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没办法,之前按摩时他的精神力高度集中,而且还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此时没有昏迷已经是万幸了。
热门小说《都市至尊神医》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选集至尊神医林伊人徐文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