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网友对小说《三分瘾周庭柯》非常感兴趣,作者“林西西”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林西西白音洛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三分瘾周庭柯》免费试读意料之中的事,我也没放在心上。谁让人家林西西命好呢。但我没想到的是,周一去公司,刚进门,我就看到了穿着老钱风大衣的林西西热情的跟小雅闲聊。像是彰显某种战利品一样,她笑着说:“打完折还要一万三,我当然是舍不得的,但庭柯说我穿好看,都没跟我商量就付款了,让人退都没法退呢...

三分瘾周庭柯

三分瘾周庭柯 阅读最新章节

意料之中的事,我也没放在心上。
谁让人家林西西命好呢。
...《三分瘾周庭柯》免费试读意料之中的事,我也没放在心上。
谁让人家林西西命好呢。
但我没想到的是,周一去公司,刚进门,我就看到了穿着老钱风大衣的林西西热情的跟小雅闲聊。
像是彰显某种战利品一样,她笑着说:“打完折还要一万三,我当然是舍不得的,但庭柯说我穿好看,都没跟我商量就付款了,让人退都没法退呢。”
小雅一脸艳羡:“天哪,到哪里去找周总这样帅气又多金的男朋友啊,老天爷,你发发慈悲吧。”
我不禁多看了林西西两眼。
怎么说呢,我挺不认同周庭柯眼光的。
林西西长得娇小可爱,最适合她的应该是甜美系穿搭,或者y2k风,彼时套上老钱风的她,配上那张我见犹怜的脸,有种莫名的突兀感。
但架不住人家周庭柯有钱啊。
“呀,音洛姐来了,”林西西瞧见了我,热情的走过来,笑着说:“昨晚回去后我是想跟你打电话道歉来着,但时间太晚,又怕打扰你休息。”
我一头雾水:“道什么歉?”林西西雪白的手指在大衣的腰带出绕了绕,腼腼腆腆道:“就衣服的事,我其实挺不好意的。”
她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你看,她还是兴高采烈的把大衣给穿公司来了。
我勾起嘴角,笑着说:“林经理想多了,商场款式多,换一件就是。”
男人也一样。
吴凌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视线扫过林西西,说:“Oldmoney,林经理什么时候换风格了?”林西西欣喜的扫了眼大衣领口,还没来得及回应,又听到吴凌说:“还是甜美风适合你,这款式,都把你穿成老姐姐了。”
一瞬,林西西的笑便僵在了嘴角。
回办公室后,我瞄了眼吴凌,说:“一万多的羊绒大衣,在你嘴里成地摊货了。”
吴凌轻笑:“别忘了,姑奶奶以前可是蓝血家族的高级vip。”
也对,吴凌现在穿的虽然都不是当季款,但随随便便拎出来一件,也够林西西买七八件了。
这一比,周庭柯好像也没大方到哪里去。
我心里忽然没那么堵得慌了。
但午后,我却收到了沈华兰的来电。
“洛洛啊,阿姨刚好路过你们公司,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啊?”挺和善的语气。
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自知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就应邀赴约。
咖啡馆,落地窗处,沈华兰身着一件浅棕色的短款貂皮坐在沙发上,举手投足间贵气尽显。
这富太太当得,算是越来越有模有样了。
“洛洛来了。
阿姨,找我有事吗?”我开门见山。
沈华兰大概没想到我会如此直接,从手边拿来一个Chanel包装袋,递给我,说:“昨天逛街时看到的,阿姨觉得颜色很适合你,就定了一只。”
我瞄了一眼,是黑色的Chanel2.55,很经典的款式,颜色也百搭,这种旧款放在二手市场随随便便都能卖到两三万,更别提新款了。
我不知道沈华兰是从哪里判断出它跟我很搭的,谢绝道:“阿姨,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沈华兰神色一滞,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好一会,才开口道:“洛洛,你们是要在京港定居吗?阿姨说的是?”沈华兰端起马克杯,轻轻地抿了一口,说:“昨天在商场,我一时间没认出你姑父。”
我顿时心下了然,刹那间,心口一片怆怆然。
大约是我们最近相处的不算差,让我差点儿忘了,我们,从来都不在一个战壕。
“洛洛,我也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既然大家都在京港,要是有什么阿姨能帮上忙的……周夫人,”我打断沈华兰,语气有点儿冷:“抱歉,我得回去工作了。”
沈华兰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我们虽然穷,但不需要廉价的怜悯。
我在楼下绕了大半圈后才返回公司,不巧的是,在电梯口,竟碰见了周庭柯。
男人眉头微皱,下颌线紧绷,身上满满的低气压,一副心情不大好的样子。
这个点,我猜他是来接林西西下班的,就是不知道彼时周大总裁又抽什么风。
这母子两有时候,真的一个比一个会折腾人。
我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周庭柯淡淡的应了一声,连个正眼都没给我,显然是不想搭理我的意思。
上电梯后,我识趣的站在男人的右后方,自动化身为背景板。
我们谁都没有主动开口说话。
就在我以为自己能清净片刻时,前方的男人蓦地开了口:“不膈应吗?”没头没尾的问话,听得我莫名其妙,答不上来。
周庭柯见我没吭声,又强调道:“在和前任睡过的房间里钓其他男人,不膈应吗?”他声音很淡,但我却像是无形中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应对,只能像根木头一样悄然无声的站在原处。
但很快,我就掐到了男人说话的重点。
周庭柯说我钓男人,还在那间与他同住的公寓里。
所以我不难推算出,昨晚,他可能无意间撞见了严冬送我回去的情形。
林西西就住在楼上,偶然撞见也是合情合理,我猜此刻的周庭柯应该是误会了我跟严冬的关系。
换做之前,我可能还会跟他解释两句,但此刻,我只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紧紧地攥着我的心脏,攥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在想,他周庭柯,到底凭什么身份在我面前评头品足?他凭什么?想到这,我掐了下掌心,仰起头,波澜不惊道:“周总的注意点是不是偏了?”他不是更应该去关心他的林小姐吗?周庭柯侧过身来,直勾勾的看着我,黑眸里闪过一抹阴鹜:“白音洛,你还真是喜欢往自己脸上贴金。”
他语气讥诮,毫不客气。
我抵了下后牙槽,没做丝毫的退让,以牙还牙道:“周总刚才有个词用的相当不精确,我想我有必要跟你纠正一下。”
周庭柯不明所以,一声不吭的站在顶灯下,锋利的五官被灯光照的愈发寒戾。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言不讳道:“周庭柯于白音洛而言,不是什么前任,从来都不是。”

小说《三分瘾周庭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