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冬王莹

现代言情《陈冬王莹》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陈冬”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陈冬田雨浩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陈冬摆摆手说:“不用叫哥,既然路远歌叫你们来,就是信任你们,以后都是自己兄弟,不用那么客气。”话虽这么说,可是几人都很崇拜陈冬,尤其是张玮玮,激动地说:“冬哥,要论单挑,我可不怕宋桥,可那家伙人太多了,才被他们给轮了的!后来听说你收拾了宋桥,我可太开心了,一直想认识你……”陈冬摇摇头说:“宋桥不是我...

陈冬王莹 阅读最新章节

热门新书《篇天下第一》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抚琴的人的又一力作。
讲述了陈冬王莹之间的故事,构思大胆,脑洞清奇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篇天下第一》免费试读路远歌的行动迅速,引荐了三个志同道合的外地生给陈冬,都是其他班的。
在厕所见的面。
一个叫张玮玮,块头很大,因为性格火爆,开学没几天就被宋桥收拾了一顿,一直憋着想要报仇。
一个叫梁羽,因为在食堂排队不小心撞到了人,被曹成安扇过一个耳光。
还有一个叫杨明,和路远歌是初级学宫同学,也是老实巴交的一个孩子。
“冬哥!”几人一起叫着。
陈冬摆摆手说:“不用叫哥,既然路远歌叫你们来,就是信任你们,以后都是自己兄弟,不用那么客气。”
话虽这么说,可是几人都很崇拜陈冬,尤其是张玮玮,激动地说:“冬哥,要论单挑,我可不怕宋桥,可那家伙人太多了,才被他们给轮了的!后来听说你收拾了宋桥,我可太开心了,一直想认识你……”陈冬摇摇头说:“宋桥不是我收拾的。”
张玮玮笑呵呵说:“我懂,我懂!”陈冬继续说道:“叫大家过来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外地生太受欺负了,以后可以拧成一股劲,不说能和他们抗衡,起码不能太好捏吧。”
几人齐声说是。
陈冬又说了两句,就让大家散了,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人都走了以后,陈冬和路远歌也准备回教室,但路远歌的手机恰好响了,就让陈冬先回去,说他接个电话。
陈冬没走,而是站在厕所门口等路远歌。
“妈,怎么现在才回电话,又忙生意上的事啦……再给我转一百块钱呗,最近有点不够用了……没乱花啊,我正在长身体,所以吃得多嘛……嘿嘿嘿,谢谢妈妈,妈妈万岁,爱您一万年哈!”站在门外的陈冬,忍不住低下了头。
打完电话,路远歌就出来了。
“哎,陈冬,你没走啊。”
“嗯。”
陈冬应了一声,抬头说道:“你钱不够用啦?”陈冬已经蹭了路远歌快两个星期的饭了。
“哎呀,没事啦,都是小钱,对我妈来说无所谓的。”
路远歌笑呵呵的,搂着陈冬的肩膀就往前走。
路远歌为人豪爽,但这不是陈冬可以坦然蹭吃蹭喝的理由。
路远歌的语气越无所谓,陈冬的心里就越难过。
穷人也是有尊严的。
林林总总算下来,欠了路远歌至少一百五十块了,必须尽快还给他了。
可是自己那个老爸……陈冬叹了口气,他对自己的爹真是一点希望都不抱啊。
一整节课,陈冬都在盘算怎么还路远歌钱,脑子里设计了多种方案都不太行。
想去外面兼职打工,可是大力哥盯着他呢,总不能每天偷保安的衣服吧?想来想去,终于确定了一个主意。
又下了很久的决心后,终于在下课时间走出教室,到走廊的一个拐角处拿出手机,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按着。
这是一个固定电话的号码。
他不知道这个号码还有没有人用,但是这串数字在他脑袋里记了七八年。
在他还上蒙学的时候,母亲和父亲大吵一架,然后当天晚上,一辆小轿车把母亲接走了。
父亲都不知道,喝得醉醺醺的。
临走之前,母亲握着陈冬的手,流着泪说:“冬子,我不敢带你走,怕你爸又找上门来……你自己保重吧!”或许是心里有愧,母亲又给了他一串号码。
“有事再打电话……没事,别打!”母亲狠了狠心,转身坐上车子走了。
母亲走的那天下着大雨,陈冬在大雨里哭了很久,那辆车也没有回来。
从那以后,母亲一点消息都没有了,父亲还去城里找过几次,揣着菜刀说要杀了那对狗男女,但每次都无功而返,显然是找不到。
陈冬一开始也埋怨母亲的狠心,怎么都不回来看自己呢?后来渐渐长大,也成熟了许多,知道母亲逃出这个魔窟不容易,不回来是对的。
摊上父亲这样的丈夫,无论哪个女人都要疯吧?就该毫不留情的和过去做切割,一丝一毫的牵扯都不再有。
至于那串号码,陈冬一直记在心中,记得牢牢的、死死的,哪怕七八年过去了,也依旧记忆犹新。
有好几次,陈冬都忍不住想打这个电话,最后还是克制住了,不忍心打搅母亲的生活。
现在,陈冬实在缺钱,不由自主地想到母亲,她应该过得很好吧,四邻都说她嫁了个城里的有钱人。
而且,母亲也有养育他的责任,抚养费也该出一些的。
只是近乡情怯,那么多年没和母亲联系过了,冷不丁地打过去电话,陈冬还是挺紧张的。
再说,也不知道母亲换了号码没有,这是个座机号啊,没准家都搬过好几次了……陈冬一咬牙,还是按下了播放键。
嘟——竟然通了!陈冬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手心里都浸满了汗。
电话很快被人接起,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你好,请问找谁?”“我找……杨素琴。”
这几个字,几乎是从陈冬喉咙眼里挤出来的。
杨素琴就是他母亲的名字。
“哦,我们太太不在,请问你是哪位,等她回来再打给你。”
太太!都能叫“太太”了,陈冬很确定母亲过得不错,离开父亲以后果然成了富太太啊。
但也因为如此,他更加紧张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憋了半天才挤出几个字:“不……不用了。”
说完,他便火速挂了电话。
母亲应该不想再和他联系了吧,好不容易才从那个噩梦般的牢笼中脱离出来……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陈冬长叹了一口气,正准备回教室,一个弱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请问你是冬哥吗?”陈冬定睛一看,是个从来没见过的男生,而且又低又瘦,比他还低半个头。
“你是?”陈冬疑惑地问。
男生二话不说,突然摸出一百块钱来,迅速往陈冬的口袋里塞。
“什么意思?”陈冬非常惊讶,被这男生的举动给整懵了。
“我叫田雨浩,是隔壁3班的,我们班有人欺负我,往我的抽屉里塞死老鼠,还把我的书都烧了,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一百块钱给你,你收拾他一顿吧……”男生一边说,一边往下掉着眼泪,看来确实是被欺负惨了。
陈冬终于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原来这男生是花钱找他帮忙出气的!陈冬觉得有点哭笑不得,想想自己上个星期还被人欺负呢,这个星期就咸鱼翻身,成为别人的希望了。
看来自己确实名声在外了啊。
正好,自己还缺钱呢,当然不会往外推了,陈冬立刻说道:“行,你叫他来厕所!”“好!”田雨浩激动不已,转身就朝自己班跑去。
陈冬也去了厕所。
里面有几个人正在抽烟。
“都出去,我办点事!”陈冬摆了摆手。
陈冬最近确实是大名人,起码高等一年级年级没人敢惹他了,那几个人赶紧灭了烟头出去。
陈冬等了一会儿,门就开了,田雨浩领着一个大块头走了进来。
“冬哥,就是他!”田雨浩哆哆嗦嗦地说,看来怕极了大块头。
“他妈的,谁叫老子……”大块头本来大摇大摆,但是一看陈冬,眉头皱了起来,显然是认识他。
“就是你欺负田雨浩啊?”陈冬倚在窗边,慢悠悠地问着。
“是啊,怎么?”大块头知道陈冬,但仗着自己块头大,还是有恃无恐。
这大块头确实够高、够壮,看着都像是高等二年级的了。
陈冬都有点后悔一个人来了,要是叫上路远歌他们一起就好了。
不过已经架到这了,也没有再缩回去的道理。
“没什么,以后别在欺负田雨浩了。”
“呵呵,用你管啊?”“你说什么?”“我说,用你管啊?”看得出来,大块头也是个横惯了的。
“别人都怕你陈冬,我可不怕。”
大块头一步步走过来,带着股天然的威压,很快就走到陈冬身前,以一种挑衅的眼神看着他,“你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也来管老子的闲事……”他比陈冬高半个头,体型也宽出许多。
陈冬轻轻地叹了口气。
“猛虎硬爬山。”
陈冬嘟囔了句。
“什么?”大块头还没听清,就觉得下巴上挨了一记重拳。
大块头虽然没有直接倒地,但是眼睛都在冒金星了,人也趔趔趄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猛虎硬爬山,是一招自下而上的拳法,专门对付个子高的,陈冬练好几天了,这还是第一次运用在实战中,大块头的运气实在不好。
“呜……”大块头觉得头晕,抓着厕所的门,使劲晃了晃头,想要恢复清醒。
但是陈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陈冬抓着他的头发,朝厕所门狠狠撞去,一下又一下。
砰砰砰!砰砰砰!早说过了,要比狠,陈冬不比任何人差。
大块头终于扛不住了,“咣当”一声重重摔倒在地,神智仍没清醒过来。
陈冬蹲下身子,抓着他的脑袋说道:“别再欺负田雨浩了,知道了吗?”“知……道……了……”大块头含糊不清地说着,甚至夹杂着丝恐惧。
热门小说《天下第一》试读结束,阅读全文向上看

小说《陈冬王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