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云碧笙

现代言情《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云碧笙》,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云碧笙腾云,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云碧笙”,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张嬷嬷忙道:“奴婢没关系的,王妃又要照顾王爷,还要给小菊治病,已是太辛苦。”云碧笙摇摇头,这件事和辛不辛苦没关系。张嬷嬷年龄虽大,可病情却是三个人里面最轻的。虽然她的眼睛看起来又红又肿还泪流不止,但只要把寄生虫取出来,再滴几天消炎药水就可以了...

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云碧笙 精彩章节试读

主角是云碧笙的叫做《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这本的作者是云碧笙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内容主要讲述:...《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免费试读《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免费试读从十岁起,小菊就被卖入权贵之家伺候,朱门富户中阴私的手段很多,她听过也见过。
所以,当吴管事和绿媚让她去伺候桓王妃时,她就大概猜到了他们的用意。
她与桓王和桓王妃无冤无仇,她并不想害人,可是她能怎么办?比草芥还低贱的人,根本没有选择。
所以她只能来了。
可是没想到,她这样一个被亲哥嫂都放弃的人,这位桓王妃竟然给她治病!“当然能治。”
云碧笙毫不犹豫道,肺结核嘛,又不是绝症。
小菊握着药的手颤了颤,咬着唇对着云碧笙屈膝一福:“奴婢……谢谢王妃。”
出了右耳房,云碧笙对张嬷嬷道:“你的药还要等一等。”
张嬷嬷忙道:“奴婢没关系的,王妃又要照顾王爷,还要给小菊治病,已是太辛苦。”
云碧笙摇摇头,这件事和辛不辛苦没关系。
张嬷嬷年龄虽大,可病情却是三个人里面最轻的。
虽然她的眼睛看起来又红又肿还泪流不止,但只要把寄生虫取出来,再滴几天消炎药水就可以了。
现在的麻烦是,她缺少给眼部局部麻醉的药水。
没有眼部局麻的话,患者会因为害怕而动眼不止,就没办法顺利取出寄生虫。
唉!她烦闷地揉了揉额角,要是医疗基地能进得去的话,她还愁什么呢!张嬷嬷瞅着云碧笙满是褶皱的喜服,小心问道:“娘娘的衣服皱了,要不要换一件?奴婢看到这次送来的东西里有给娘娘换洗的衣衫。”
“换,立刻换。”
云碧笙扯了扯那件又累赘又热的喜服,“这次算他吴管事识相!”“王妃是怎么……怎么让他们乖乖把东西送来的?”张嬷嬷十分好奇。
“这个哦,”云碧笙摸了摸怀中别着的银针,想到今天教训吴管事的经过,脑中顿时灵光一现,“张嬷嬷,我知道怎么办了!”张嬷嬷不明所以地看着王妃,就听她兴奋地道:“我现在就帮你把眼睛里的虫子弄出来!”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云碧笙就安排好了手术要用的一切。
她让张嬷嬷躺在一张藤椅上,就着晌午充足的眼光,云碧笙在张嬷嬷的手臂和脸上的穴位下针。
最后,她翻开张嬷嬷的眼皮,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她的眼球灵敏度明显迟钝了下来。
“果然我是个天才!”她喃喃道。
这种眼部的小手术,一般都是先用0.5℅的盐酸地卡因滴眼,完成眼部局部麻醉,然后再用专门的工具把寄生虫取出就可以。
之前因为没有眼部局麻药,云碧笙很是犯难,直到张嬷嬷的问话让她想起教训吴管事的经过,她忽然想到,既然可以用针灸让吴管事的腿气血阻滞,那当然也可以用针灸让张嬷嬷的头部神经出于麻木状态啊!这样不就可以做手术了?待仔细地把张嬷嬷双眼中的寄生虫一一取出,她拔出了穴位里的银针。
张嬷嬷坐起来,看着棉签上那微微蠕动的细小白色虫体,心惊地问道:“这就是老奴眼里的虫子?天呐,它们还在动!”想到这些虫子这些日子让她吃的苦头,张嬷嬷恨得咬牙切齿。
云碧笙在水盆里边洗手边道:“今晚我会给你配一点眼药,你用几天红肿流泪的症状就会彻底消失。”
张嬷嬷转了转眼珠:“老奴觉得现在就松快了许多!”她恨恨地看着那根棉签,“王妃,我能把它拿走吗?”云碧笙奇道:“你要它做什么?”“这死东西让我眼睛难受死了,老奴要烤了它们!”张嬷嬷道。
云碧笙愣了愣,没想到张嬷嬷的报复心还挺强?她擦干手,道:“随你,不过以后要注意不要用手直接揉眼睛,也不能让脏水溅到眼睛里,猫儿狗儿身上多半有虫子,摸完它们更不能碰眼睛的。”
“是,老奴记住了,以后可得注意。
这眼睛是肉中肉,患了眼疾搓不得挠不得,真真折磨死人!”说完,她拿起那根棉签走了。
到了晚上,云碧笙老早就坐在屋里等待腾云送药。
左等右等,不见人影,她实在太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听到有人说话,睁开眼发现腾云已立在桓王床前,正和桓王说话呢!“你来了!”云碧笙一脸期待地扑过来,抓住腾云的袖子摇晃起来。
看到这一幕,萧豫莫名觉得扎眼。
这女人怎么回事?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不懂?他这都第二次看见她抓腾云袖子了!真当他是死的?“咳,咳咳……”他奋力地咳着,云碧笙果然放开了腾云,转到他面前,用微凉的小手敷在他的额头上,“怎么咳嗽了?不发烧啊。”
见她的注意力转向自己,萧豫拉着脸:“把手拿开,别动不动就随便上手。”
嘿??云碧笙掐起腰,愤愤地盯着这臭男人便要回嘴,腾云见状忙指着地上的大包袱道:“王妃请过目,这是您要的药材!”药材!!云碧笙立刻不搭理桓王了,转身拎着大黑包袱,迫不及待地就打开了。
看到里面包得整整齐齐的药材,她开心地拿起一包药材闻了闻。
嗯!就是这个味儿!手中有药,心中不慌!她爱惜地摸着那一包包药,喃喃道:“太好了,一会儿就把你们炖了。”
她恍然想到什么,仰头问:“腾校官,这些药花了多少钱?”听到她问,腾云垂下眸子,掩饰地道:“没、没多少钱。”
“是嘛?”云碧笙有些诧异。
她点的药材不仅量大,而且里面正经有许多珍贵药材,即使在人工种植药材已经很发达的22世纪,这些也要不少钱,难道在这里药材反而很便宜么?“云碧笙。”
突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云碧笙一愣,疑惑地抬头看向叫她的桓王。
“去把里屋中间抽屉里那块玉佩拿出来。”
云碧笙不明所以,“哦”了一声,转身去了里屋。
拉开中间最大的那只抽屉,她一眼就看见一块缀着银色流苏的顶级玉佩,她小心里将它拿起来摸了摸,果然是好东西,触手生温。
她拿着玉佩走到萧豫床前,往前一伸:“喏——”萧豫只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给腾云吧。”
腾云一惊,忙道:“属下不敢,这玉佩属下认得,是王爷您的贴身之物,属下万万不能要!”桓王萧豫睁开眼睛,看着一脸惶恐的腾云,又看了看一旁懵懂的云碧笙,默了半晌,道:“你拿着它,但要答应本王一件事——”

小说《医妃娇俏,撩成王爷心间宠云碧笙》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