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妤晚裴宴白

最具潜力佳作《江妤晚裴宴白》,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裴宴白邵衿安,也是实力作者“裴宴白”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催泪著作《江妤晚裴宴白》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一部江妤晚原创佳作,该书以主人公裴宴白江妤晚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主要讲述的内容有:原来,这天不止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也是他白月光办理离婚的日子...《江妤晚裴宴白》第1章免费试读结婚三周年当天裴宴白高价拍下我喜欢了很久的项链大家都说,他爱惨了我我满心欢喜地准备烛光晚餐,却收到一条视频视频中,他亲手把项链替另一个女生戴上,“恭喜重获新生”...

阅读最新章节

我狠狠一怔。
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般,反反复复仔细看这封邮件。
是了,没错。
...《江妤晚裴宴白》免费试读我狠狠一怔。
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般,反反复复仔细看这封邮件。
是了,没错。
邵衿安,空降成为设计部总监,我的顶头上司。
“温温,你是不是认识她?”温莱见我不对劲,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说出她的猜测。
我放下手机,“嗯,他就是裴宴白异父异母的姐姐,我以前和你提过的。”
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但我和温莱大学时期感情就好,约定好一起留在温城,哪儿也不去。
温莱咂舌,“靠,关系户啊!……”我没说话。
心想,还不是一般的关系户。
“裴宴白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温莱不停吐槽,替我打抱不平,“凭什么?我都没听过设计圈有这么一号人物,裴宴白倒好,大手一挥就把总监的位置给她了?你呢,他把你放在什么位置……好啦。”
我打住她的话茬,轻声道:“这些都不重要,他愿意给我,就给。”
他不愿意,也会有别人给我。
只是,毕竟是在公司食堂,这话没必要拿出来说。
免得被有心之人拿去大做文章。
“你是不是有打算了?”温莱足够了解我,出了食堂,见周围没人,搭着我的肩鬼鬼祟祟地问。
我挑眉,“你猜。
好温温,告诉我嘛。
算是吧,但也还没完全想好呢。”
工作四年了,我从未跳过槽。
邵氏,更像是我的舒适圈。
真要离开,可能还需要什么东西或者事情推我一把。
回到办公室,我投入到新年限定款的设计中,没顾得上午休。
这本该是总监的活儿,不过总监离职,就顺理成章地落在了副总监头上,我只能抓紧时间。
“姐,咖啡。”
临近两点,助理林念敲门而入,将一杯咖啡放在我的桌上。
我笑笑,“谢啦。”
她看我在画设计稿,一脸费解,“姐,你还能静得下来设计呢?我打听了一下,空降的那位连面试流程都没走,把总监的位置拿走了,你不生气吗?……”我哑然失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不生气吗。
当然生气。
可是没办法和下属去说些什么。
“大家听我说——”办公室外,突然传来动静,秦特助将大家招呼到一起。
透过落地玻璃,公共办公区的画面一览无余。
裴宴白穿着手工定制的深色西装,单手抄兜,光是往那儿一站,便清冷衿贵,气质出众。
与邵衿安并肩而立,宛如一对璧人。
邵衿安落落大方,双眸瞥向一旁神情淡淡的男人,似在求助。
他微微蹙眉,不太耐烦,却还是纵容。
淡声替她开场,“这位,是新上任的设计部总监,邵衿安。
今后,希望大家好好配合她的工作。”
邵衿安嫌弃地看着他,“你这么严肃做什么呀。”
然后,她脸上挂着轻松愉悦的笑容,“大家不用听他的,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肯定不会新官上任三把火。
初来乍到,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欢迎大家找我沟通。”
……总裁替她撑场面,场面自然一片和谐。
林念忍不住了,撇撇嘴,“还真是个关系户。
二婚的才下午领证,抢来的岗位才下午入职。”
我本来不是滋味,听见她这番歪理邪说,不由笑了一下。
外面,裴宴白将邵衿安送到总监办公室门口。
“行啦行啦,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冷着张脸,谁看了敢来我这儿?”邵衿安推搡着裴宴白,姿态亲昵,语气似嫌弃,脸上却是笑吟吟的。
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好苦。
见我皱眉,林念接过去喝了一口,“不苦呀,我今天特意放了两块糖呢,就是想让你吃点甜的能开心一点。
叩叩——”裴宴白被邵衿安轰出来,扭头来了我办公室。
我一瞬不瞬地看着他,恨不得看到他的心里去。
“我再去重新帮你煮一杯。”
林念溜之大吉。
裴宴白缓步走进来,关上门,从容自如地解释:“她是第一次出来工作,有些紧张,才叫我给她镇一下场子。
是吗,”我笑着反问,“没看出来。”
先是让裴宴白一个堂堂总裁,帮她介绍身份。
又轻松揶揄,三两句之间,叫人知道她与裴宴白关系匪浅。
尽管又说了什么“她很好说话”之类的。
但这就像在牌桌上,你都说了自己捏着王炸了,谁还敢逼逼赖赖?“好了。
虽然她比你大几岁,但工作上,你是她的前辈,设计上的事,你能力也比她强,部门的人还是更服你一些。”
裴宴白走到我身后,轻轻按摩着我的肩膀,连哄带劝:“你不用搭理她,只要别让人欺负她就行,行吗?”头一次,我对着他生出几分不可遏制的火气来。
我拍开他的手,倏然起身,一针见血地问:“如果是你说的这样,为什么总监是她不是我?”话一出口,我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太过直接。
连总是波澜不惊的裴宴白,眼眸中都浮现出惊讶。
是。
结婚三年,我们虽不算蜜里调油,但也相敬如宾。
从未红过脸、吵过架。
他恐怕一直以为我是个没有脾气的泥人。
可是,我也不后悔说出这句话。
如若总监的位置,是落在一个能力比我出众的人身上,我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如今给了邵衿安,我难道连问,都不能问一句了吗。
裴宴白第一次见到我犀利的一面,薄唇微抿,“甜荑,你在生气这个?不可以吗?”当着旁人,我能仿若无事,装出几分大方姿态。
但在自己的丈夫面前,我如果还需要隐藏自己,那这场婚姻是不是也太失败了。
“傻不傻?”他拿起遥控器,将落地玻璃变成磨砂状,长臂一伸,将我搂进怀里,“邵氏都是你的,还在乎一个岗位?邵氏是你的,不是我的。”
我能抓住的,只有眼前的一亩三分地。
他抬起我的下颔,神情认真,“我们是夫妻,需要区分你我?那你要不把股份转一些给我?”我笑。
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丝情绪。
意外的是,什么都没有。
他只挑了挑眉,“要多少?百分之十。”
若是真要,这便是狮子大开口了。
裴宴白在和我结婚后,接手了本就是庞然大物的邵氏集团,而后,商业版图又在他手中扩大数倍,别说百分之十,饶是百分之一,如今也市值几个小目标了。
我压根没预想过他会同意,只是随口说了个数字。
“好。”
他说。

小说《江妤晚裴宴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